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杨柳】有缘千里来相会(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17:49
摘要:让我们回到五百年前,当然我们讲的是西游释厄传,不是八戒嫦娥释厄传,不过请允许我跑一下题,若是跑得远些回不来,我们就改成封神释厄传或者鸿蒙释厄传,总之是释厄传就对了。 这个故事很平凡,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单恋剧本,只不过猪脚是我们可爱的猪。
让我们回到五百年前,当然我们讲的是西游释厄传,不是八戒嫦娥释厄传,不过请允许我跑一下题,若是跑得远些回不来,我们就改成封神释厄传或者鸿蒙释厄传,总之是释厄传就对了。
天蓬是个很讨喜的男孩子哦,雪白微圆的脸蛋,像妖族一样银色的双眼和卷曲的头发,乍一看像从山间精灵里化形而来的小男孩,就连老师黄龙真人都觉得好奇,问,天蓬你是不是妖族的混血儿?
天蓬并不是,但他随时都能从包包里掏出来自洪荒各地的玩意儿。
天蓬人缘极好,除了因为他有“喜欢送人礼物”这个奇怪的爱好之外,他还是个脾气好得像糖果一样的男孩子,他的眼睛里总是带着甜蜜的笑意,任何看见他的人都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宠爱他的,而他也回赠了相等的爱。
据说,天道他老人家为了保持人间的能量守恒,总是制造一个好人又制造一个坏人,就像光与暗,晴与雨,天蓬和阿娥。
“土行孙,你再敢乱遁,你再乱遁过来给我试试?”咆哮声响彻整个昆仑山。
天蓬觉得如果有人想象不出远古的巫族到底有多么恐怖,那么就让他们看看昆仑山上的巫族遗脉阿娥好了。
就连天蓬这种看到哪怕一只蛆都会觉得:“这家伙白白软软,胖胖傻傻的,其实也挺可爱”的人,都没有办法在阿娥身上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可爱气息。
她自大、狂妄、霸道、残忍,不可一世。蛮不讲理……她曾在某次小道术测验结束后,硬生生地把自己临考道友拖到玉虚宫,然后控告其考试作弊偷看了她的手势,顺便还告监考老师不负责任睁只眼闭只眼,阐教负责考试的道德真君,因此直夸她是好孩子、好晚辈、好道心,因为被拖进来的那个倒霉蛋,恰好是他老人家的弟子。
她还仗着自己一身巫族躯体殴打自己同桌,打的人家师尊卷起道袍,跑到昆仑要不顾长辈风范把她揍回来,给自己疼爱弟子报仇,结果阿娥摆出正义领袖的架势,理直气壮跟同桌师尊说:“她听元始天尊讲道老是睡觉,我这是为他好才揍他的。”
最后,一心指望向来疼爱自己的师尊,能给自己报仇雪恨的同桌,眼睁睁地看着他老人家飘然而去,走前还硬塞了葫芦大老爷太上老君亲手炼制的九转金丹,那可是平日怎么撒娇都要不来的东西。更是感激涕零向阿娥:“托孤。”说:“不打紧,怎么打都不打紧,咱跟地府有关系,没事,尽管打!”
没错,似乎大劫将起,阐教的二代弟子们纷纷来到昆仑聚在一起接受传道。可是,这次刚开始一个月,阿娥已经更换了好几次同桌。去年,前年类似事件更是层出不穷,在天蓬的印象里,阿娥的人生就是不断虐待同桌,弄哭同桌,更换同桌的历史,她的同转在每个人面前哭诉她“是个魔王,一看到她就有跪地求饶的冲动”这样的轮回组成的。
天蓬刚刚用削好的炭笔用力写下“阿娥”这两个字,他写得那么用力,整只笔都崩断了。
阿娥这么张扬,当然有她的资本,她天赋禀异,兼修巫法道法,在三代阐教弟子中当属第一。传授道法的老师宠爱她,宠爱到居然让所有弟子集合。“有些人的座位要调换一下。”其实就阿娥一个人,因为她的同桌实在受不了压迫,抱着玉虚宫的大门不换座位死活不撒手。
每个少年的脸上都绷得紧紧的,天蓬猜他们想的和字一样,在心里向盘古老大祈祷:“千万别和我一桌啊?让她自己一桌吧!呃,就算不自己一桌,只要别让我和阿娥这个比祖巫还可怕的家伙一起!我哟,后一定不再偷懒了啊!”
和她这样的人在一起还不如死了算了。天蓬激动的想,如果教课的玉鼎真人让他坐到她身边,他一定跳起来不顾一大声抗议。
“阿娥,坐到天蓬的旁边吧。”玉鼎真人宣布道。
啊!天蓬真想一头在玉虚宫撞死。好吧,他胆子小,不敢当众违抗老师的命令,但等到阿娥坐过来,他一定郑重地警告她,让她知道自己上承天意下顺民心也是很厉害的,他绝对不是软柿子、软面条、软香蕉,软……总之,他绝对不是好欺负的!她别以为可以像虐待过去同桌虐待他!
阿娥抱着自己东西走过来。
“哎呀,好多啊,阿娥,一定很重吧?我来帮你拿!你知道能和你这样强悍的道友同桌我觉得多么幸运呀!我这里有我师傅黄龙之真人,从龙宫带来的纯天然化龙果,我觉得挺好吃,阿娥你要不要来点?很养颜的哦。”
真的,在那天,天蓬为了自己能够在阿娥的白色恐怖下能苟延残喘而表现的分外狗腿之前,他丝毫不知道自己居然有如此强悍的“狗腿子”的能力,毕竟在天蓬的世界,他一向是天之骄子,大家都争着呵护他、宠爱他,他不小心打个喷嚏都能急坏自己的师傅。
“滚!”阿娥赐给天蓬一道无比鄙夷的目光,“马屁精!”
在此时的阿娥眼里,众人眼中的宠儿天蓬不愧是拿过四六级狗腿子证书,有太阳穴贴膏药的潜质,难怪大家都喜欢。
“是……我是……”天蓬用尽全身力气保持微笑,“阿娥你真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本质。”
阿娥和天蓬的第一次交锋,天蓬十岁,阿娥九岁,战斗结果,阿娥完胜,天蓬完败并领到狗腿子证书一张。
他们之间在那一刻形成了虐待与被虐待的相处格局,贯穿了他们整个少年时代。
在求道上,天蓬一向没什么耐心,他师傅对他没什么要求,他对他之间更没什么要求。论道打瞌睡,听道开小差,作业忘记写,道谒不会说,有次道德真君布置祷文:“我的理想。天蓬写。我的理想是这辈子做天蓬,如果不小心死掉,那下辈子我还要做天蓬,那样的话老师一定要到六道轮回里把我接回来啊?”
道德真君哭笑不得,但到底是没有批评天蓬,只是感叹这对师徒果然都是妙人,并且告诉他,下一次一定要好好写,不然到那天一定不去把他带回来。
阿娥看到这篇短小精悍但理想远大的作文,她问天蓬:“你知不知道猪的理想是下辈子还做猪?”
“没有啊。”
“可你这篇道谒却证实了你连猪都不如的现实!”阿娥一拳砸在天蓬的头上,打完还不算,对着可怜巴巴的天蓬冲他耳朵大吼:“赶紧给我重写!”
喂,她以为她是谁?不过是个没师尊的家伙,连老师都没让他重写,她要他重写?凭什么啊?
“好,好,我马上开始,你别打啦。”天蓬几乎含着泪说。他的头被敲得好痛,从出生到现在无论父母还是师傅都没有谁这么打过他。
我的理想是长大后像师傅那样,当一个很厉害很威风的神仙,要不像大师伯那样,做个整天在昆仑天光什么都不干的人。再不然我就像昆仑的护山灵兽那样每天蹲在山前,这样每个人看我都会笑,我也可以每天都微笑,而不用像那些凡世乞讨的老人,他们很少笑的,别人都不对他们笑,只有我对他们笑,他们看到我笑时也对着我笑……
阿娥看得眉头直皱:“好吧,看在你能用排比的份上,算你过了。”
因为很不幸的成为了阿娥的同桌,天蓬这个生下来就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就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水深火热的生活?
当然了,这种可怕的生活的缔造者阿娥同学的嘴里就成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
昆仑山。不,整个洪荒都找不出比阿娥更霸道的女生了,她道法进阶到炼神反虚境,天蓬还差得远,就拿法宝抽他。天蓬不服气,阿娥理直气壮冲他吼:“我巫道双修都成了,你一心修道更能做到,除非你承认我是人,你不是人!”
天蓬听讲又睡着了,阿娥一拳砸下来,老师都吓得停断了讲课。
很多年过去了,天蓬都记得他看着阿娥身后背着的法宝,他恐惧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可惜昆仑的医疗条件太好,人死都能医活,更何况是还没呢?后来玉鼎真人教大家都学剑术,天蓬看着那把阿娥背上剑匣里那把可以劈山斩河的崭新仙剑,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两句古诗:“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活着,而且和阿娥一起活着,实在太不容易了。
阿娥时时刻刻的虐待,呃,是提醒,造就了天蓬整日胳膊大腿上消不下的青紫伤痕,也造就了天蓬的神经衰弱,他也成了一看见阿娥瞪眼睛就很想跪下来向他求饶的人。同时也造就了天蓬在阐教三代弟子中排名前十的好成绩。
在黄龙真人接他回去的时候,道德真君对黄龙真人说,天蓬的进境飞快是因为受到了新同桌阿娥的良好影响。
黄龙真人高兴坏了,毕竟他费尽心思也没让自己这个宝贝弟子好好学过,要求天蓬一定要向阿娥转达他的谢意,并邀请阿娥随时能来二仙山做客。
第二天,天蓬向阿娥传达师傅的话,“我师傅说我应该好好谢你,我们整个师门都应谢谢你。”这样说的时候天蓬委屈地恨不得咬舌自尽算了。
阿娥呢,她很是倨傲的“嗯”了一声,对这么盛大的谢意全盘接受,一句谦虚客气话都没有,还抖了抖肩膀,得瑟的好像某只猴子在抓自己身上的虱子。
天蓬好想脱下自己的鞋子用力抽打阿娥的脸,他猜想昆仑山上一定有很多人都很想脱下自己鞋子猛抽阿娥的脸。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天蓬都是通过想象这个场景来活得内心的平衡,整个昆仑山里的三代弟子们一起脱下鞋子向阿娥砸去,终于把她那张总是嚣张的不像话的漂亮笑脸砸得稀巴烂。
天蓬在发现“漂亮”这个词可以用在脾气比上古传说中的祖巫还可怕的阿娥身上,实在第一次请她回二仙山做客的路上。
他抱着他最心爱的玩具,那是个木制的烟雾缭绕似真似幻的昆仑山,有两个拳头握起来那么大,是天蓬的师傅在他很小的时候为了哄他拜师亲手做的。
天蓬到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他那时的行为叫“恋物癖”,在小时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抱着那个木质的昆仑山在真正的昆仑里来往。
天蓬也是长大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只要是他喜欢的没那就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最独一无二的,再也不可能被代替。
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天蓬有些心神不宁,也许是阿娥和他在一起行走,而他竟然比她矮了半头,他觉得十分羞愧,其他的比不得,这个也比不得么。他摔了一跤,手中的玩具跌了出去,碎成好多木块。
本来天蓬以为阿娥会依旧趾高气扬地走过那些碎木块,她才不会管他是不是伤心难过呢?
“没关系的,这个可以用崂山的粘力符粘好,一定的。”阿娥说着就伸手去捡摔散的木片。
天蓬抓住阿娥的手,她却很热心地立即伸出另一只手,她的手指终于被那根不起眼的木刺给扎伤了。
天蓬自然不会欠揍般告诉她,那些碎片也是有法力能伤人的。真是个莽撞的笨蛋,天蓬想。
后来,那个木头昆仑修补好了。不过天蓬再也没有抱着它去昆仑山,而是放在家里床头,每天睡觉前都看上一眼。再后来,天蓬参加封神之战,收拾行李的时候他郑重地把陈旧的仍有着断痕的昆仑山放进口袋里,说什么他都会带上它,因为,那里藏了一滴阿娥的血。阿娥嚣张的脾气依旧一天严重过一天,她自己却毫无所觉,昆仑山的三代弟子们对她的不满和厌恶逐渐凝聚积累,慢慢地形成了一股危险的暗流。
在掌教大老爷特地为了鼓励晚辈炼出了整整一炉的九转金丹时,大家都想得到,可所有人分下去,却连一人一颗都分不到。于是道德真君就决定把有限的丹药分给其中的几个人,机会很少,非常矜贵。阿娥跃跃欲试的表情告诉天蓬,她很想得到。
没错,确实很想。阿娥虽然强悍,但是没有一个金仙愿意收一个巫族为徒,所以在天蓬这些三代弟子眼中,并不是那么可遇不可求的丹药,在阿娥眼中就显得格外珍贵。
作为整个昆仑新一代弟子中最优秀的一员,阿娥理所当然是候选人之一。经过一轮不记名的投票,阿娥的名字下面出现了一个硕大无比的“一”字。
几乎每个昆仑弟子都压抑着不让自己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道德真君有些尴尬,所以他面若寒霜的样子,自然也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但还是有人不怕死地说出:“哎呀,就一个人,该不会就是她自己吧?”
天蓬偷偷看了眼阿娥因为拳头紧握而露出的指骨。
道德真君或许不愿意昆仑山落下欺负外人道名声,或许是实在受不得下一代弟子们的品行,于是冒天下大不韪说话不算话的宣布刚才的不记名投票不算数,下面……举手表决。
“同意阿娥得到一葫芦九转金丹的人举手!”
道德真君以为他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威吓一些平日胆小的弟子,这样起码使面子上过得去,但结果阿娥平日犯的众怒太多,眼下被清算了。
谁都不举手,整个昆仑山寂静得像个深潭。
天蓬听道自己衣袖扬起而摩擦发出的声音,他举起了手。没错,没记名投票的那一票是他投的。
如今这硕果仅存的一票,还是他投的。虽然他很清楚在众目睽睽之下投出这一票就代表他站到了大众的对立面,成了那个“极端凶残可恶的阿娥”的同伙。
一直很怒路假装坚强的阿娥突然趴在桌子上嘶声竭力地痛哭起来。
道德真君沉痛地摇了摇头。
现在这场面搞得很大很激烈很戏剧化,天蓬相信所有昆仑弟子们心中都应该有一种“出尽恶气一雪前耻”的畅快感。

共 1 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五百年前,天篷是个讨人喜欢的英俊孩子,他和嫦娥同桌,并帮助了她许多事情,心里暗恋着她。由于嫦娥个性独特,人缘不好,生出了许多麻烦。天篷一直对她忠贞不二,默默关怀喜欢她。后来嫦娥和后羿恋爱了,后羿射日死了之后。天篷给她写了一封另类情书,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动了凡心,最后天篷触怒玉帝和王母,被贬凡尘,变成了一头猪。他那句“只有猪才会喜欢你”的这句情话终于验证了。有缘千里来相会,天地轮回,变成了一段五百年前的传说和故事。故事情节有趣,活灵活现一个现在版本的校园神话故事。人物心理形象描写生动活泼,语言自然流畅。佳作赏读推荐!【编辑:雪伶珊】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2150019】
1 楼 文友: 2014-02-14 15:19:20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艳不求名陌上花。
2 楼 文友: 2014-02-14 15:20:00 故事离奇有趣,构思奇妙。 艳不求名陌上花。
 楼 文友: 2014-02-14 15:20: 4 祝佳作纷呈,新春快乐! 艳不求名陌上花。
4 楼 文友: 2014-02-16 08: 6: 5 故事离奇有趣,构思奇妙。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5 楼 文友: 2014-04-12 2 :25:51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6 楼 文友: 2014-09-17 02:08:56 那个。。。我是这个文的作者,这是我当初的游戏之作,虽然并不反感转载,但麻烦能把这个是转载的标记下吗?孩子中暑症状
小孩上火怎么办
婴儿上火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