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白银之门 第10章 蛇鹫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6:07

白银之门 第10章 蛇鹫

“给我去死!你这个老古董!!”

吉卡再次冲了过来,再次跟贺兰德鲁撞在了一起,双拳打到了它身上的伤口上面,用手指在伤口里面撕扯。

贺兰德鲁暴怒之下,直接把他摔到了地面上,然后,用锋利的爪子刺进了他的腹部。

“该死的硬气功!最讨厌你们这些靠着蛮力跟身体的家伙了,给我去死!!”

吉卡张嘴惨嚎了起来,刚刚服了秘药之后,暂时获得了双倍增幅,受此重击,他只来得及抱住贺兰德鲁的两条腿,给队友制造机会。

科菲跟巴尔低吼着扑了上来,弯刀跟匕首落到了它的身上,溅出了大股绿色的血液,贺兰德鲁反手把两人打飞了。

眨眼之间,几个人就接连落败,有点儿凄惨地躺在了地面上,贺兰德鲁站在那里,伸手捂着腹部,它突然放声狂笑了起来:“你们这些该死的蝼蚁,我要把你们全部变成碎肉………”

站在石门边上的修莱看到这里,眼睛微眯,毅然抬起手枪,瞄准了站在那里的贺兰德鲁,术师印章发动,数据流在眼前流淌而过,他根据提示调整自己的动作。

注意:敌人在右前方,与您距离在二十米。

风速:0级。

建议:考虑到光暗差,建议您瞄准胸腔等面积较大的部位,往左边偏移两个半标准单位。

在术师印章的数据采集跟分析之下,修莱的眼前浮现了一个十字型瞄准光标,以及清晰的弹道轨道,二者重合之下,他毫不迟疑开枪了。

砰!砰!砰!!

火光闪现之间,子弹从枪膛飞射而出,准确地落到了贺兰德鲁的胸腔,形成了一个品字形,绿色的血液溅出,它忽然之间愣住了。

修莱看到这里,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枪,扣动扳机,这次他瞄准的是贺兰德鲁的腿部,刚刚在躲在石门后面,他可不是在那里傻站着,而是对眼前的这个贺兰德鲁进行数据采集以及分析。

术师印章里面正好采集了对方各项的大概估值。

目标:贺兰德鲁(LV.1)

力量:3.5(4.5—1)

敏捷:4.1(5.4—1.3)

防御:3(4.5—1.5)

状态:负伤,持续流血,虚弱之中,括号内为受伤了之后的削弱值。

注意:该目标拥有超越常人的速度跟力量,身体抗击打力度强,心智狡猾,双手爪子锋利,可以撕裂人的肉体,暂时未发现其他奇异能力。

建议:远程枪械解决,不建议贴身近战。

突如其来的枪声同样让科菲跟巴尔也忍不住愣了一下,看着石门处走出来的少年,两人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尤其是科菲,对于修莱的出现格外诧异,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还有如此的胆识跟枪法。

贺兰德鲁怪叫了一声,目光怨恨地瞪了修莱一眼,不顾身上绿色血液直流,转身朝着周围的暗处跑去。

修莱看到这里,神色不变,站在原地,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之前他可不是站在那里瞎看,对于贺兰德鲁这一招早有防备,发动术师印章,通过数据采集跟分析,再加上对方身上的敌意就像是那暗夜之下的火把一样明亮。

他没有迟疑多久,很快就再次确定了贺兰德鲁这家伙的身影,正处于他的右后方,他眼睛微微一眯,站在了原地,脸上却是装出了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神色凝重地看着前边,身子往后退去,几乎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前边。

科菲看到这里,不由得眉头微皱。

巴尔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修莱,直接开口嚷了起来:“小子,你是不是傻?傻乎乎地露个后背出来,这不是找死吗?!”

修莱闻言,扭头瞥了他一眼:“你闭嘴!!”

处于暗处的贺兰德鲁看到这里,心里一喜,面色狰狞地朝着修莱靠近,正当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过隔了还剩六、七米的时候,它如同利箭般朝着修莱冲来,尖锐的爪子直刺他的后心。

巴尔看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这小子是自寻死路啊,头,我们等一下要怎么………”

话语还没有说完,原本背对着贺兰德鲁的修莱却是突然之间转身,手里的枪械再次响了起来,子弹在贺兰德鲁的胸口上面再次开了几个口子。

贺兰德鲁惨叫了一声,闪身退到了旁边阴暗处。

修莱缓缓转身,淡定地将弹夹换下,背后的巴尔看到这里,神色一僵,完全没有想到这里点。

这才开口道:“真以为我没有发现你吗?我刚刚只不过是故意露个后背给你的,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傻乎乎地凑了上来,不会是在石棺里面躺太久,脑子生锈了吧?!”

这话很快就引得贺兰德鲁怒火中烧,永安怨恨的声音开口了:“小子,你死定了,我等一下要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刮下来………”

砰!砰!!

修莱果断又是两枪射了过去,暗处传来了贺兰德鲁的闷哼声,他这才冷笑着开口了。

“白痴,谁让你在黑暗之中出声的?我别的不会,就是对于声音非常敏锐,你敢再出声,我就敢让你吃子弹………”

躲藏在暗处的贺兰德鲁心里憋屈,虽然恨不得将石厅中央站着的给碎尸万段,但是,为了不再吃子弹,它还是非常明智地闭上了嘴巴

科菲跟巴尔两人有点儿目瞪口呆地看着修莱两枪打得贺兰德鲁没有脾气,躲在暗处不敢出声,他们还是第一次对于这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产生了震惊。

尤其是对方刚刚那通过声音辩位进行准确射击的手段,别的不说,光是对方的枪法就远超他们这些天天握枪的人。

修莱站在原地,透过术师印章进行敌意侦查,很快就察觉到了左边一个角落里面存在剧烈的颜色反应,那是赤果果的敌意,他嘴角微翘,不紧不慢地朝着科菲跟巴尔两人走来,后者愣了一下,不知道他突然过这边干嘛?!

“那家伙应该被我吓走了,现在,轮到你们了………”

科菲跟巴尔闻言,脸色微微一僵,看着将枪口对准他们的修莱,神色有点儿难看。

“等等,你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吧?你要是敢对我们动手,组织是不会放过你们的………”科菲咬了咬嘴唇

,冷静地看着眼前的修莱,后者眉头微挑,嘴角微翘,朝着他们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

连续三声枪响,暗处的角落里面再次传来了贺兰德鲁惊怒交加的声音。

修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笑,将枪口对准暗处,不紧不慢地开口了:“非常不好意思,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个人天赋异禀,正好有夜视的能力,你躲在哪里都没用………”

“啊啊……我要杀了你!!”

贺兰德鲁咆哮道,修莱将枪口再次瞄准这家伙,扣下了扳机,在那清脆的枪声之中,暗处角落里面传来了急速的跑步声,很快,石厅里面再次安静下来,那种赤果果的敌意消失了,对方这次是真的离开了,他这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刚刚那一系列的交锋之中,他可是把所能想到的算计都用上了,环环相扣,一步步树立属于自己的气势,同时也是用行动给人以一种心理上面的暗示,给人以一种‘我很强,别惹我’的错觉,还有言语的配合,最后再加上那急促的攻击,让贺兰德鲁认为再没有机会,这才逼得对方果断撤离。

做完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这才忍不住放松下来,目光落到了眼前的科菲跟巴尔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再次将手里的枪械对准了他们。

巴尔看到这里,脸色一僵,讪笑着开口了:“哥们,不用对我们抱着那么大的敌意吧?我们刚刚也算是并肩战斗过了………”

修莱面色不动,枪口依旧指着两人,冷声开口道:“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东西,先说说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别告诉我,你们带着十来个人是来这里旅游的!”

巴尔跟科菲听到这里,对视了一眼,神色有点儿郁闷了,之前他们跟贺兰德鲁一番战斗下来,体力被消耗得差不多了,更是受了不少的伤,现在面对眼前这个靠着一把枪就轻松将贺兰德鲁打得没脾气的少年,他们自然不会再做出什么不知死活的举动来。

科菲叹了一口气,目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才开口了:“好的,这些我都会说,不过,我现在还有一个同伴受了重伤,能不能先让我给他包扎完了再谈论这些?!”

修莱闻言,扭头瞥了躺在地面上,鲜血直流的吉卡一眼,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等你们包扎完了再说………”

科菲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连忙走到了吉卡身前,动作利索地给他上药,以及包扎止血,一番忙碌下来,总算是暂时将伤势稳住了,吉卡一张脸格外惨白,这不仅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还有之前动用秘药的后果,精血亏损,没有几个月好不了。

科菲也趁着这一空隙跟修莱讲解起他们的来历来。

“我们是录属于‘蛇鹫’组织的下级成员………”

荆门治疗宫颈炎医院
辽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蚌埠男科医院
荆门治疗卵巢炎方法
辽宁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