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三十一章 法器中人,阵中法器

发布时间:2019-09-25 19:26:42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三十一章 法器中人,阵中法器

咻一声尖响。

泛着金光的铁球,拖着一条长长的光尾,从钟魁的手心之中弹射了出来。四方席台上的大多数观众,甚至无法捕捉到金球的具体影子,只看到一条闪烁着刺眼光芒的金线,唰一下就从钟魁受伤射向了不远处的萧云。

金球的速度实在太快。

快到即便是萧云,也依然无法在第一时间捕捉到金球的位置。

“不妙!”

萧云心里一沉,这次的“万物凋零”让他觉得和之前在潇湘北城那次的大不相同。最起码,上一次的“万物凋零”绝不会有这么迅捷的速度!

难道钟魁身上的“万物凋零”还有更细的等级阶别之分?

金光如箭,瞬息之间萧云就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他唯有本能地转过铁盒,以铁盒的宽度去大概地阻拦住金球的袭击。

叮咣一声。

好在萧云的魂力还是很靠谱的,这让金球对他的袭击没能成功。

撞在铁盒面上的金色铁球,在与铁盒碰触之后,并没有就此弹开。反而似乎是借着一股无形的力量迅速拔升,两个呼吸之后就悬停在了萧云头顶正上方两丈的地方。

萧云知道,它要爆开了。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猛然记起钟魁曾经说过,这“万物凋零”法阵器虽然是金三级灵器,但由于破损严重,早已没有真正的威力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说在潇湘北城,钟魁用的那枚法阵器只是他所有法阵器中残损最严重的一枚呢?

如此说来,萧云觉得现在自己所面对的法阵器,或许与上一次钟魁使用的完全不是处在一个威力层级上!

“还是低估了钟魁啊……”

心里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现在的萧云,只有眼睁睁看着“万物凋零”在上空炸开。然后,就只能看他所准备的手段和“万物凋零”到底孰强孰弱了。

嘣――

金光铁球终于在上空绽开,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

“那是什么?”

“看样子像是钟魁的秘密武器。”

“钟魁既然已经自认不敌,那么现在的反扑势必就是他的全部底牌了。”

“这两个家伙前面的比试虽然精彩,但也忒无趣了些。现在终于有些看头了,不知道萧云那家伙会怎样应对?”

各方的观众席都不禁坐直了身子,显然都对接下来的最后对拼格外期待。赤县神州终究只是个小地方,所以能够认出“万物凋零”法阵器的人着实不多。大概除了赵天恒这种背景不小的世家子弟之外,一般散修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东西。

就更别说寻常人家的子弟了。

咻咻咻。

金球绽放,成了一丝丝一缕缕的金色流光。

炸开的流光,就像是流星雨一般,从爆炸的那一点朝着四面八方射了出去。每一道流光,都把金色的光尾拉得老长,初一看去,整个上空就像是一盆金色的吊兰,又像是初绽的灿金焰火。

金色流光划过天空,萧云昂头看着那一束束的光芒投射下来,不知怎的眼前竟然浮现的是慕容青橙的影子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三十一章 法器中人,阵中法器

。慕容青橙那全身金芒笼罩的靓丽身姿,远比现在上空的金光要来得炽烈,来得刺眼。

叮咚,宛如一滴水滴进潭里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三十一章 法器中人,阵中法器

最快下落的那束金芒,刺溜一下子扎进了萧云的身体,而萧云不躲不闪,也不运转体内的力量加以抵抗。他兀自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仿佛在他眼中,漫天的金丝全是慕容青橙的倩影。

站在原地,萧云一动不动。

这一幕着实让武试台外的赵天恒吃了一惊,他曾经和萧云一起领教过“万物凋零”,深知被那些金丝钻进身体之后会陷入怎样一种无助而又绝望的状态。

那一次在潇湘北城,若不是萨兰提早进入了“万物凋零”的自成空间之内,恐怕萧云和赵天恒这两个名字早就被完全抹除掉了。

萨兰,凭借脉门境中期的修为,可以强行打破空间,解除万物凋零。

但萧云不行。

他只是后武境的修者,即便后武境巅峰,也只是后武境!

赵天恒不明白,他不懂萧云为什么会那么淡定。

金丝“雨”一条接着一条地扎入萧云的身体,萧云终于从那一脸甜美的回忆状态反醒过来了,而这时,他的丹田内力也几乎被全部抽干,识海魂流也被抽走了十之六七。

“果然比上次要强横许多,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我丧失了反抗的力量。”体内力量的衰竭,使得萧云在面对法阵器的威压之下,几乎站不稳了,但他竟还扯出一丝笑容,道,“若我没猜错,这枚‘万物凋零’一定是经过某个炼器师修复过吧?”

本该高兴的钟魁,此时却完全感受不到对手中招的喜悦。因为萧云太过平静,太过从容了,他那风轻云淡的神情甚至让钟魁两次三番地怀疑自己的法阵器没有起作用。

“不错,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佩服!”

钟魁很是不解,因为他再三确认,萧云的力量确实已经所剩无几。

按萧云现在的状态,随便一个后武境修者都能置其于死地。但他却像是浑然不觉一般,仿佛被万物凋零吸收掉的力量对他来说仅仅只是九牛一毛。

“快动手吧。”

心中的不安,竟让钟魁开始催促起来。他明知萧云绝对有破他法阵器的手段,但他却不愿继续等待。这种等待,让他深感无力,明明已知必败的结局,却还得等待那把致胜的镰刀缓缓砍下……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丧失掉了作为一个修者最基本的自信心!

轰!轰隆隆!!

就在这时,罕见的异象突然在九天之上形成。

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四五片浓厚的乌云,竟如策马奔腾般聚在武试台的正上方。浓云碰撞,撕扯出一条条狰狞的闪电之时,也爆发出悍雷之声。

天色,一下子转暗了。

金色流光编织成的这个空间,虽然能够把萧云困在其中,但却丝毫不影响法阵器中的人往外看的视线。在一道道粗如树根、状若虬龙的闪电之下,万物凋零的那些金丝一下子就变得黯淡无光了。

“天地异象!”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让观众席上不少人想起了一件事。

就在近一个月以来,皇城长安不是发生了两次类似的天地异象吗?虽然那第二次异象仅仅只是转瞬即逝,但帝都城中的人,还是有不少注意到了天色的变化。

那两次,不正和现在一样,乌云滚滚,雷声阵阵吗?!

“什么情况?钟魁的那金球竟能引发这等天象?”

对于未知,人们始终是恐惧的。人群中立时就有许多种不同的声音响起,大致都是在猜测钟魁掷出去的灵器究竟是什么玩意。

“不!是萧云!”

但几乎就在下一刻,这种判断就被观众席上几个年老的修者推翻了。

是萧云!这是年老修者们得出的一致结论。

此话一出,全场静寂。

只剩下乌云互相碰撞,而发出的轰响炸雷之声。

“萧云竟把雷罡封禁阵的威力全部发挥了出来……”看着从九霄之上怒劈下来的电光,千姬掩着嘴,略带着惊讶的语气说道,“看来他早就料到钟魁的手段了。”

“全部发挥?”雷龙注意到千姬的遣词用句,捕捉到了她话语中的一些其他信息。

“上一场,萧云击败何紫槐,就并没有完全发挥雷罡封禁阵的威力。”千姬笑看着场中的萧云,解释道,“相当于……嗯,一种缩小版的灵阵吧,萧云把那灵阵放到何紫槐的体内,然后刹那间起到封禁的作用,这才导致了最后的对拼中能够大获全胜。”

认真听着千姬的话,雷龙觉得自己的“火眼金睛”实在还有待完善,起码在灵阵方面,他暂时不可能达到千姬这样的眼光与见识。

看着被乌云压得几乎喘不过气的武试台,雷龙咽了口唾沫,哽咽道:“缩小版……那如今这完整版到底有多大……”

千姬不再回答,因为武试台上,答案已经显现了出来。

呲啦~

接连五六道闪电,全部劈在了武试台的边缘处。顷刻之间,那特制的金刚岩竟被击穿了六个坑洞,而坑洞周围的岩石,也全部呈现焦黑之色,难以想象这些闪电劈在人身上会是怎样的效果。

闪电的落地之处,正是雷罡封禁阵的阵法轮廓。

换句话说,这完整版的雷罡封禁阵,其实就和整个武试台一样大小。

第二轮闪电从天上拉下,渐渐的,武试台上开始凭空冒出来一些奇怪的符文和线路。这些符文和线路,便是雷罡封禁阵的阵线,而阵线之中,则包含着萧云苦心经营许久的全部魂力。

符文涌动,阵线蜿蜒,即便是坐在场边的叶苍诸人,此刻也都感觉到了阵法之中的天威。

而接连劈下来的闪电,就像是连通着苍穹与大地,雷罡封禁阵仿若与天地浑然一体,这才是灵阵的最高境界啊――天地至理,大道归一!

天色暗沉,那些细小的金色光芒已经尽数被电光吞没。

萧云人在法阵器“万物凋零”之中,而“万物凋零”却在灵阵“雷罡封禁”之内。法阵器,运行原理同样是倚仗着灵器中的灵阵,没了灵阵,“万物凋零”也就不攻自破。

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萧云才决定以阵破阵。

这正合了雷龙之前“故技重施”的说法。

雷罡封禁阵,其实在萧云走下武试台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布置了。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在哪儿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在哪个区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在哪块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地方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