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加息周期临近美元升值蝴蝶效应撼动全球市场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5:13

  加息周期临近美元升值 蝴蝶效应撼动全球市场

  --美联储即将于下周召开年内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会议,市场目前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在本次会议上宣布放弃关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指引,这也意味着,美联储距离数年以来的首次加息已经不远。而随着美联储加息周期的临近,国际金融市场年末所经历的异动行情已让更多人的感觉到危机四伏。

  市场预期美国明年升息,另外上个月美国非农就业岗位大增逾30万个,助推美元在近几周冲高;同时,对于成长率较高但不断放缓的新兴经济体,其货币宛如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

  全球金融格局洗牌已进入第二阶段。通常,全球金融格局变化都与美国经济独立且持续复苏、美联储利率正常化及美元汇率上涨有关。当美联储在2013年春天考虑暂停货币宽松进程时,新兴市场就开始感到了一丝寒意。

  汇丰首席全球经济学家Stephen King列举出2015年十大外部风险,他指出,美元严重升值是一大威胁。他称在此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将被压得更低,而俄罗斯卢布、南非兰特、墨西哥披索、巴西雷亚尔、尼日利亚货币将在危机中首当其冲。

  这种难以承受本币骤然大贬的金融脆弱性,至少在短期内会压过贬值带来的竞争力利多,也正是这一点,会让新兴市场投资变得危险。美元上扬,给美元计价的石油和商品带来了跌价压力,这进一步严重冲击了许多新兴经济体,因为他们往往是大宗商品原材料的主要出口国。

  Brown Brothers Harriman的Marc Chandler 表示,过去约40年里发生的各种危机有个共同点:危机即将爆发之前,币别或期差错配的操作更加盛行,而一旦美元及美国利率上升,这种操作就不管用了。

  BIS分析师警告指出,新兴市场企业发行的跨境债券没有它们最初看起来的那么稳定,因为他们的海外子公司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大,这些企业在截至2013年的四年间所发行的国际债券,其中有近一半(约2,520亿美元)是通过这些海外子公司发售的。

  BIS的首席经济学家Claudio Borio 表示,如果美元--当前最主要的国际货币--继续上涨势头,将令新兴市场债务负担上升,从而暴露出货币汇率与融资之间的不匹配。并强调指出新兴市场发行体的2.6万亿美元债券余额中,有约四分之三都以美元计价。

  美元升值油价暴跌引发蝴蝶效应

  美元升值也在引发以原油为首的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美国原油价格周四跌破每桶60美元,为五年来首次,跌破重要心理支撑位。供应过剩的担忧挥之不去,令油市本周跌势扩大。分析师人士认为,油价下方缺乏支撑,后市恐进一步走软。

  美国原油期货本周来累计大跌9%,布兰特原油重挫8%。 结算后布伦特原油继续下跌,跌幅约1%,而美国原油跌幅几乎加倍。周四盘中市场在断续震荡中相对持稳,但收盘前几分钟重挫。

  油价下跌正波及金融市场,股市从能源板块跌向其他板块,金属到公司债哀鸿遍野,投资者可以选择的避险资产已寥寥无几。

  原油价格暴跌,而与原油息息相关的两个货币的境况是,卢布再度创出历史新低,及加元、挪威克朗等加元与石油相关的货币也大跌。

  油价暴跌已促使挪威央行周四意外降息。挪威克朗跌至逾10年来低点。央行称,仍有可能进一步放宽政策,因油价下跌损及了挪威经济成长前景。

  油价的下跌也增加了对日元的抛售压力,两年期政府债的收益率历史上首次跌至负值领域,成为美元兑日元汇率上扬的另一个催化。日本和美国之间基准利率之间的差距将会继续扩大的市场预期是日元汇率在近期持续下跌的一个主要驱动力量。

  受油价持续暴跌且欧美制裁影响,卢布屡创新低,甚至俄罗斯央行加息也未能止住卢布颓势。俄罗斯央行周四加息100个基点,但卢布兑美元却一度触及55卢布的历史纪录新低。

  油价持续重挫,委内瑞拉比其他任何一个产油国都更显得步履蹒跚,但该国仍旧坚持称其数十亿美元的石油支持债券不会违约。但投资都对于这种保证却并不买账。交易商认为委内瑞拉违约是大概率事件,相关债券创16年低点,信用违约保险成本随之飙至纪录高位。

  委内瑞拉国债价格刷新16年来最低记录,委内瑞拉五年期信用违约掉期(CDS)飙升,预示五年内违约几率达93%。

  美联储将如何面对更严峻的政策正常化问题?

  对于美联储而言,决定近十年来的首次升息时间,已经成了相对容易的事情。难度更大的挑战在于,美联储在首次升息之后应该以多快的步伐行动,引导步履蹒跚的全球经济增长和紧张不安的市场,踏上回到危机前政策的漫漫归途。

  市场押注利率从近零水准起飞已经显得不再那么冒险,在上周五格外强劲的就业数据出炉后更是如此。随着全球经济看似走软,投资者在数月的摇摆不定后,终于将首次升息时间押在明年中段,而且也似乎已经接受了美国经济可以独善其身的事实。

  美联储官员、员工和经济学家近期谈话指出,内部辩论焦点已经从首次利率调整转向此后的升息步伐。鉴于就业市场持续改善,通胀迟缓已经不再那么令人担忧。除非发生严重冲击,否则美联储决策者已经暗示会在未来数月推进升息,随后谨慎行事,以确保不会因行动过快而抑制复苏。

  这种看法开始在美联储内部滋长,也缩小了七位美联储理事和12名地方联储主席之间的分歧。仅仅几个月前,美联储官员似乎还对就业市场闲置产能规模等问题上存在普遍分歧。美联储官员将在12月17日结束的会议上更新预估,可能会标志着其观点进一步趋同。

  当然,分歧是存在的。鹰派人士觉得美联储应当提早行动,避免危机时期出台的刺激措施助涨资产泡沫并导致物价过度上涨。而诸如明尼亚波利斯联储总裁柯薛拉柯塔等其他人则担心,美联储在看待通胀消退的风险方面过于自满。若中国发生金融危机,抑或有其他冲击,都可能彻底打乱美联储的时间表。

  事实上,美联储决策者和工作人员在采访与公开声明中指出,央行委员们是如此信心满满,以致于物价明显加快上涨都不再被视为加息的先决条件。

  大家普遍认识到,油价下跌和美元强势等因素意味着,美联储偏好的通胀指标可能在未来数月保持在1.5%左右,这远低于央行2%的通胀目标。目前美国物价和薪资增速十分缓慢。

  如今的问题是,2016年底或者更长远的未来,利率会落在那个水平。首度升息--有可能是微幅、25个基点的升幅--料对企业或消费者所需支付的信贷、银行之间的放款模式,或者跨境资金流动影响甚微。但如果美联储越快采取行动,调整就会随之加快,潜在的混乱程度也会变大。

债券
CBA
亲子乐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